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全国热线:15804732900

联系人:张经理

官方网址:www.nmchky.com 

电话(Tel):0473-3893252   

传真(Fax):0473-3893252 

地址(Add):乌海市海勃湾区盛世家园5单元902室 

邮编(Zip):215300


人大代表呼吁减轻铁矿企业税负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人大代表呼吁减轻铁矿企业税负

发布日期:2015-03-18 11:33 来源:http://www.nmchky.com 点击:

    目前国内铁矿企业已被逼到了墙脚下,难以喘一口顺畅气儿。


    “近几年我国钢铁产业链各环节不断遭受进口铁矿石的冲击。江西省目前90%以上的铁矿企业因亏损已经停产,辽宁本溪地区85家铁矿企业,关停了77家,关停矿山企业比例在90%以上。剩下的未关停的矿山企业也基本在亏损,因自用、授信、稳定队伍等需要,采取减产、部分停产、控亏的办法来维持低水平生产。”全国人大代表、方大特钢董事长钟崇武表示。


    钟崇武称,这不仅造成前几年大量投入的矿山资产闲置、人员失业,更可怕的是等到国内铁矿企业难以恢复元气、退出市场后,国际铁矿巨头又可操控价格,获取超额垄断利润,严重危及我国钢铁产业链安全。


    国际巨头居心叵测


    钟崇武说,前几年国际铁矿巨头凭借垄断地位,大幅提升价格,获取巨额利益,使我国钢铁行业付出了巨大代价。以2007年进口矿均价88.28美元/吨为基准,从2008年到2014年,我国在铁矿石上多支出人民币约1.1万亿元。


    同时,国内矿山企业在高矿价的刺激下,大量投入,新增产能,原矿产量10年中增长了4倍。2014年,随着钢铁需求减弱,国际铁矿巨头通过操控价格,从年初的133.1美元/吨降至目前的62美元/吨,大幅抢占我国市场,进口铁矿石同比提高13.8%,增加至9.325亿吨;进口依存度同比提高9.7%,高达78.5%。


    钟崇武认为,国际铁矿石巨头的真正目的是要打垮我国国内铁矿企业,进而使我国铁矿企业全军覆没。


    沉重税负捆手绑脚


    钟崇武认为,进口铁矿价格下降是直接导致国内铁矿企业大面积亏损、关停的外部原因,从内部看也有自身的问题。如,国内铁矿先天不足,生产成本高。我国虽为世界第四大铁矿资源国,但储量规模小、品位低、埋藏深、采选难,平均全铁品位32%左右,可选的磁性铁品位仅20%左右,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保有储量中约97%是贫矿。


    “贫、细、杂”的特点决定了国内矿生产成本高。据不完全统计,国内铁矿平均生产成本是国际铁矿巨头的3倍左右。按照目前的价格,进口矿仍有一定利润,但大部分国内矿已经陷入亏损。


    铁矿企业税费种类多,税负重。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2年的资料显示,国内铁矿平均要交12种税和13种费,除了缴纳增值税、营业税、企业所得税、排污费等常规税费外,还有资源税、矿产资源补偿费、耕地占用税、水资源费、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等特殊税费项目。同时,一些地方还在国家规定的税费外,强制收取地方性费用。


    据统计,2011年至2013年,随着铁矿价格总体下跌,铁矿企业销售收入税费负担率逐年上升:2011年为20.8%,2012年、2013年进一步提高到21.38%和25.1%。据了解,2014年,数家规范经营的铁矿企业销售收入税费负担率还在提高,已超过30%。这不仅远高于澳大利亚、巴西铁矿企业只有4%~5%的税费负担率,也高于国内工业企业6%的平均水平。


    降低税负势在必行


    我国铁矿资源性税负(含资源税、资源补偿费)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我国是惟一征收资源补偿费的国家,也是少数对于含铁30%以下铁矿资源征收资源税的国家。钟崇武称,当前,世界上36个铁矿主产国资源性税负平均为5.8美元/吨,与我国铁矿资源品位等相近的美国只有1.8美元/吨,而我国平均为8.2美元/吨。


    钟崇武认为,铁矿资源税在国内各种矿产品中最高。铁矿石原矿资源税高达10元~16.5元/吨,折合为成品矿40元/吨左右。而煤炭行业平均仅有2元~3元/吨(2014年12月1日改为从价计征)。


    铁矿资源税实行从量(原矿量)计征导致在矿价下跌时,铁矿企业雪上加霜。当前,铁矿价格低,矿山亏损,仍按原矿量缴纳资源税,税负率由于销售价格下降,分母变小,在企业亏损的情况下反而升高。从量计税方式无法体现税负与市场价格、企业效益的合理关联。另外,在相同的市场价格下,由于矿石品位高低不同,从量计税导致生产相同成品矿的资源税相差很大。


    钟崇武说,铁矿企业增值税税负重。表面上看,铁矿企业增值税税率和其他工业企业同为17%,但铁矿企业可抵扣的进项税很少,平均只占百分之几,需承担10%~13%的增值税,明显高于其他采购原材料进行加工的企业。


    一些地方巧立名目收费。据有的企业介绍,资源税本应按照原矿12元/吨、实际选矿比3.2核定征收,折成每吨铁精粉为38.4元。而一些地方为搭车收费,以保护资源的名义,强制提高选矿比。如某地规定该地区选矿比为6,虚增2.8(6-3.2=2.8)的选矿比,征收33.6元/吨(2.8×12元/吨=33.6元/吨)的额外费用。


    建议尽快“清费立税”


    钟崇武认为,我国铁矿资源的先天赋存状况决定了企业降低生产成本难度大、空间小,想通过降低生产成本来挽救目前铁矿企业的命运几乎是不可能的。而通过减轻铁矿企业的税负,挽救部分绿色铁矿企业,增强抵御进口矿冲击的能力,维护钢铁产业链安全是十分必要、合理、可行的。


    为了稳定就业,盘活铁矿企业大量存量资产,维护钢铁产业链安全,保护国民财富,钟崇武建议合理减少铁矿企业税负种类、数量。参照煤炭、石油行业,将铁矿资源税计税方式改从量为从价计征,并制定适宜的税率,取消铁矿资源补偿费。


    此外,适度扩大铁矿企业增值税可抵扣进项税范围,如允许企业将购置资源的费用视同加工企业购置原材料费用计入生产成本,从增值税应纳税额中抵扣。坚决清理各项不合理收费。

相关标签:石灰粉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